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2013年的夏天,湖南一家创业投资基金对王宁进行最后一次约谈。

在听完王宁对泡泡玛特前景的描述后,对方轻蔑的语气让王宁时至今日仍耿耿于怀:“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会轮到你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7年后的2020年,王宁的泡泡玛特成功登陆港交所,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港元,超过356倍的打新认购率也让泡泡玛特成为当年“最夸张的IPO故事”。

据泡泡玛特2021年财报显示,其2021年营收为44.9亿元,净利润为8.5亿元,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潮流玩具IP开发运营商。

王宁目前在泡泡玛特的持股比例为49%,按照最新市值计算,他的身价超过了200亿元。

从无人问津到炙手可热,从最初的一间格子铺到如今全球288家门店,王宁用自己的坚守和耐心开创了一个消费风口。

在被记者问到如何看待最困难的那段经历时,王宁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商贾世家

好胜心撑起了我的野心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姐,这是周华健的新歌《朋友》。”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哥,伍思凯的成名作在这张专辑。”

“让天空大声地呼唤,说声我爱你…….姨,小虎队的这首《爱》我也很喜欢。”

上世纪90年代末,在一家县城音像店里,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卖力地招待客人。

滔滔不绝的介绍,与小男孩稚嫩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新进来的顾客见此有点不敢置信:这难道就是老板?

这个小男孩叫做王宁,1987年出生于河南新乡的一个商贾家庭。

王宁的父母开过音像店,后来也卖过钟表和渔具。作为店主之子,王宁童年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是在店里度过。

此外,据王宁回忆,每逢家族会议或亲朋聚会时,长辈们谈论的也都是生意,家里经商的氛围非常浓厚。

耳濡目染下,王宁接受了最原始的商业启蒙,也在心里埋下了经商创业的种子。

王宁第一次的商业尝试,是在高考后的那个暑假。

由于从小喜欢踢球,王宁在那个暑假打算办个足球培训班。

尽管没有训练场、没有教练、也没有培训经验,但王宁还是通过在小学门口派发传单,招来了二十多个学生。

带着他们,王宁一个人身兼数职,最后在一个公共的广场把培训班搞了起来。

后来王宁回忆这段经历时表示:“赚的第一笔钱虽然不多,但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开始。而且从小喜欢足球的我有着非常强的好胜心,后来也正是这颗好胜心慢慢撑起了我的野心,让我无所畏惧地走向远方。”

校园创业

线下经营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曾经有一位天使投资人告诉我,他喜欢投爱折腾并且赚过钱的创业者,而王宁就是这种类型。

2005年,王宁考上了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的广告学专业。西亚斯是一所并入郑州大学的民办二本学院,王宁的学历起点其实并不高。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但英雄不问出身,特别是在零售消费领域,近几年涌现出许多学历并不高的明星创业者。毕业于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的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如果非要用一个标签来形容王宁大学生活的话,那就是创业。

刚上大学的王宁本想和家人分享自己在学校的生活,便把自己和学校的照片,加点音乐,做成纪录片,刻成了光盘。

但有意思的是,还没等王宁拿回家,纪录片便被班里的同学看到。

在与冯仑的对话中,王宁透露:“我记得我们班那年42个人,然后39个人都复制了一份。他们拿着我的照片分享给他们的家人,还无比开心和自豪。”

出身商贾世家的王宁立马嗅到了其中的商机:“我个人的生活他们都愿意分享,那我做一个全校的纪录片拿去卖,会不会是一个好生意呢?”

后来下一届新生入学时,王宁向母亲借来1000元,去永乐购买一个50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成立了一个工作室“Days Studio”

王宁做事很用心,执行力也强。他把新生入学半年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了下来,制成DVD和VCD,然后包装起来到学校餐厅门口售卖。

王宁清楚地记得,当时VCD卖5块钱,DVD卖8块钱。在那一届4000多名新生中,有2300人买了他们的光盘。

王宁瞬间成为了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的风云人物。

名气是个好东西,有人甚至把它比为创建一番事业的第一生产力。我觉得虽然没那么夸张,但确实能带来不少隐形的便利,比如招人。

不少西亚斯的同学知道王宁后,纷纷慕名而来,加入了王宁创建的“Days Studio”。其中不少人此后甚至一直跟着王宁创业,足见王宁的领导力和性格魅力。

不过没多久,王宁的纪录片生意便偃旗息鼓。

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同学们将纪录片上传到视频网站,王宁就没法再赚光盘的钱了。

另一方面,王宁开始琢磨起商业模式。

他觉得拍片这门生意太重,商业效率极低。从策划、创意、录像、剪辑到刻录,王宁把光盘辛辛苦苦做出来,才赚了几块钱。

再联想到父母的店铺,只要遇到好卖的商品,一转手就能赚个十块八块,简直不能再痛快!于是,王宁便有了做零售的想法。

大三时,王宁和团队在考察市场时,发现了一个非常火爆的商业模式:把一个物业空间租下来,分成很多个格子,然后再租给不同的商家。

这个模式起源于日本的玩具零售模式,在当时的王宁看来,这就是线下的淘宝店,简直是天才的商业模型,完全满足了他对商业效率的设想。

心潮澎湃下的王宁很快便在学校对面租了一间门店,准备大干一场。

据王宁回忆:“那时租店交了4万块,把之前光盘赚的钱都投了进去,但装修却成了问题。后来一些同学朋友觉得我们是一群很乌托邦的人,很理想主义,便纷纷借钱给我们。”

在大家的帮助下,2008年5月13日,王宁的“格子街”杂货铺正式开业。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为了挑选好卖的商品,也为了节省两块钱的公交车费,王宁常常亲自骑着三轮车去城里进货。同时他还招来30多个学弟学妹,让他们错开上课时间,轮流看店。

那时,由于王宁团队在郑州大学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格子街”很快就成为学校周边最受欢迎的杂货店。据王宁透露,那时他们一个月就能净赚1万多块。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商业模式过于简单,两个月后,“格子街”周边200米就开出了12家格子店,一时间竞争如烈火烹油。

王宁第一次感觉到了商场真刀真枪的比拼。后来王宁反思:

“任何商业模式的背后,其实都有挺复杂的运营的东西。既需要去管理那些来租格子的人,还要管理来买东西的人,比想象的要复杂。

而且,我虽然开了一家店,但是如果有200个格子,就相当于又开了200家小店,有不同的品类,有不同的人,不同的顾客。”

带着这样的思考,王宁开始一边优化门店的运营,一边找寻具有一定门槛的零售模式。

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王宁感慨万分:

“线下经营是一件非常寂寞的事情。作为经营者,你只能在屋子里,等着别人来,也许商品摆放漂亮一点、装修美观一点、灯光亮一点、音乐好听一点、气味好闻一点,吸引的人也能多一点。

这个过程像一场漫长的修行,它告诉我,要静下心,尊重时间,尊重经营。”

集体辞职

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

大学毕业后,王宁觉得自己眼界还不够宽广,便将“格子街”交给同学打理,自己一个人来到上海、北京闯荡。

王宁先是在一家教育公司做策划,工作一年后又跳槽去了新浪,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做一台庞大互联网机器中的流水线工人,对“工作的意义”一度产生怀疑,便又萌生了创业开店的念头。

彼时,王宁还发现香港一家像超市一样陈列销售潮流产品的LogOn很成功,便决定按此模式在北京进行复制。

于是,他把郑州的“格子街”转让,拿着过去几年积攒下来的25万元,召集昔日共同创业的伙伴一起齐聚北京,成立了泡泡玛特,专营潮流产品。

那是一段异常艰难的岁月,多年后王宁回忆起泡泡玛特的创立时,仍记忆犹新。

为了找到合适的店面,王宁和团队在半年内被无数商场和购物中心拒绝,他们都直呼这是门“看不懂”的生意。

为了凑齐丰富的商品,王宁还跑到广州、义乌等地方,搜刮各种各样新颖的饰品、玩具、箱包、文具………

终于,2010年11月17日,泡泡玛特的第一家店在北京中关村欧美汇中心的一个小角落顺利开张。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但创业岂是如此简单,解决完开店的问题,如何经营管理又是王宁必须面对的一大难题。

和原来学校“乌托邦式”开店不一样的是,王宁发现在北京开店才是他真正踏入商场的第一战。他就像刚入伍的新兵一样,招不来店员,也不知道怎么管理,更不知道怎么排班………..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经验的姑娘刘紫(化名),却又给王宁带来了深刻的教训。

刘紫曾经是依恋集团一个品牌的店员,王宁在路上和她偶遇,便用3000元底薪把她挖来当了店长。要知道,当时他们创始团队每个月也才拿2000元的工资。

一个月后,刘紫并没有达到王宁的预期。王宁觉得可能是授权不够,影响了她的发挥,便让几个联合创始人少来店里干预,还给她加了薪水。

“我曾经给刘紫和她招聘的那一批员工开会,我告诉他们,我们会上市,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品牌。大家是创始团队,你们可以获得更多的人生体验。”

王宁后来和冯仑对话时提到。

但王宁的梦想显然没有感染到刘紫和新进的员工,不久后的一场集体辞职让王宁彻底懵了。

由于年关将近,王宁在刘紫的请求下提前给大家发了工资和奖金。但就在发完钱的当晚,刘紫就给王宁发了一条短信:

“王宁,我们集体辞职了,明天你们自己去开门吧,钥匙就放在……..”

王宁当时就懵了。不过事后王宁再仔细想想,觉得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复杂。

一来,零售服务业的从业人员换工作本身就比较频繁,她们常常是年前回家,年后又打算换家公司。

二来,这些新进员工大多都是刘紫的朋友,也许她们找到新的机会,就一起去了。

但无论怎样,泡泡玛特的组织力量又一夜回到解放前,王宁和其他创始团队成员只能自己亲自当起了店员。

那年,他们都没有回家过年。

后来王宁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到:“泡泡玛特要真说起来,每个阶段都好像有很困难的时刻。但实际上,我觉得那时候也没那么悲观地看待问题,因为总要去解决问题的,遇到问题就把它解决了,如果能解决得好,那就接着往前走。

就像企业一样,一旦发动起来,你就停不下来了。你有责任有义务推着它走,不可能你自己也拍拍手走人。”

贵人上门

爸,你儿子今天是千万富翁了

时间步入2011年,王宁的新年愿望是新开3家门店。但现实是由于经营困难,王宁的第一家门店还在艰难图存。

甚至,王宁还一度把希望寄托在商场旁边正在修建的一座天桥:相信桥修好的那天,我们就会好起来的。

为了维系创始团队的信心,王宁又开了一个淘货网,利用自己开店的经验和供货商资源,给那些想开店的人供货。

在陆续接到不少订单后,王宁也知道互联网创业需要很多资金推广,并开始四处寻找融资。

但当时的王宁还是一个草根创业者,根本不认识什么投资人,也没有什么有钱的朋友,他只能四处参加创业路演,在网上广发项目邮件。

只不过大多时候,王宁的投递都是石沉大海,渺无音信。

转机发生在2012年8月的一天。

那天,淘货网在北京双榆树的民宅办公室里迎来了一位长发男子,他进来就对王宁说:“我对淘货网不感兴趣,但是我们可以聊聊泡泡玛特。”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麦刚(右三)、王宁(右二)

这个长发男子叫麦刚。他是中国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曾经多次创业,在2005年和硅谷创投界传奇人物Tim Draper共同成立了私人投资公司—创业工场。

其实王宁三个月前就向麦刚邮箱发送了自己的商业计划书,但麦刚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后来清理邮箱时,他才发现这封埋没已久的邮件。

麦刚对泡泡玛特很感兴趣,在5天内和王宁见过3次后,他便决定投资王宁200万。

2012年8月10日,王宁在五道口一个酒吧和麦刚喝酒,当场拿到了麦刚第一笔100万的投资款。

“麦哥,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吴宗宪的。”喜欢周杰伦的王宁向麦刚敬了一杯酒。

走出酒吧后,王宁又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语气略微激动:“爸,您儿子今天是千万富翁了!”

在接受《IPO早知道》采访时,麦刚谈到了自己当初投资泡泡玛特的初心:

“现在外界看王宁会觉得他有很大野心,但当初他只是很认真地跟我说他想做的事,非常平静,他只想融资踏踏实实多开几家店,给我的感觉比较沉稳可靠。

另外,我和王宁在趋势上的认知是一致的,我们都认为潮流产品是一个长久的、确定的、可期待的趋势,所以我就投了他。”

聚焦潮玩

一条价值上亿的微博

拿到投资款后,王宁终于在2012年实现了2011年的新年愿望:新开三家门店。

但彼时潮流文化还没有爆发,新消费、新零售也不是主流的投资赛道,泡泡玛特几家门店的营业额并没有得到明显的增长。

总体来看,当时的泡泡玛特还是处于亏损状态。

王宁只能一边找钱,一边继续摸索,不断优化门店的经营和管理,进入了长达三年的蛰伏期。

泡泡玛特的第一次战略转型发生在2014年年底。

当时王宁和团队复盘时发现,日本潮流玩具Sonny Angel在店里的销售数据增长迅猛,单个玩具已经占到门店营收的三分之一。

王宁的商业直觉告诉他自己,潮流玩具可能要崛起了。

于是,王宁在泡泡玛特做出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决策:缩减品类,聚焦潮流玩具

看到Sonny Angel优异的销售数据,王宁后来还前往日本请求独家授权,但是后者并没有答应。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Sonny Angel

不甘心的王宁继续寻找其他IP,2016年1月,他发了一条微博,问用户都喜欢收集什么潮玩。

评论区过半回复都指向一个IP:Molly。

Molly是一个撅着嘴唇、有着湖蓝色大眼睛的小女孩,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最初人设是一名画家。

遇见泡泡玛特之前,Molly 的成长经历和大多数港台潮玩差不多:是一个形象有设定、有情绪,但没有故事的IP。每次潮玩展,它都被设计师带着,摆在铺位上,卖给粉丝。

但由于没有规模效应,Molly的销量不高,单价在数百元到上千元之间,所以Molly 的设计师 Kenny 长年只能把创作潮流玩具作为副业。

得到用户反馈后,王宁立马飞往香港,来到王信明(Kenny Wong)的设计工作室,准备买下Molly的版权。

后来在接受外界采访时,王宁经常将Kenny比作出道前的周杰伦,自己好像就是吴宗宪。“一屋子被人扔掉的歌,随便捡一首,你觉得都是经典。”王宁感慨万分。

那时Molly已经诞生十年,有了一个不大但坚定的粉丝群。面对王宁的邀请,Kenny最大的担心是一个“大公司”的介入,进行大批量生产,会让自己的粉丝们觉得Molly不再稀缺。

但王宁说服Kenny的逻辑也很直接:“我们想跟你一起让一百万个人喜欢Molly,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最后,王信明还是把Molly的版权卖给了王宁。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Molly

拿下授权后,泡泡玛特很快就投入开发了首个Molly Zodiac星座系列潮玩,总共12款设计,每只售价59元。

2016年7月,MollyZodiac一经推出,便很快售罄。自此Molly成为了泡泡玛特的招牌IP,销售额占比后来一度超过了40%。

成功破圈

做那个造风口的人

Molly销售火爆的背后,除了IP元素以外,盲盒的销售模式也起到关键的作用。

所谓盲盒,顾名思义,消费者在打开之前并不知道是什么,里面通常装的是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产品,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

而这种对未知的探索和刺激,令无数消费者着迷上瘾,争先恐后地谈论盲盒,购买盲盒,收藏盲盒。

王宁2016年在日本考察时,曾经发现一种福袋。这种福袋都是外观一样的包装,人们购买时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当打开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再联想到以前大家儿时喜欢收藏、集卡、炫耀的心理,王宁就决定把这种销售模式嫁接到自己的IP产品上。

果然,在2016年推出盲盒之前,泡泡玛特仍处于亏损。但到了2017年上半年,便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后面更是一路飙涨。

值得一提的是,泡泡玛特盲盒的成功,后来还掀起了一番“盲盒经济”的浪潮。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除了外部IP的授权,泡泡玛特也在同时和许多设计师合作,孵化自有IP。

应该说2017年又是泡泡玛特的一次重大转型。

这一年,90后、95后开始变成社会消费主力,带动很多亚文化冲到了主流文化面前。

这一年,泡泡玛特开始举办国际潮流玩具展。王宁想推动潮玩文化的发展,也想提升泡泡玛特在潮玩行业的影响力,还想把泡泡玛特由一家潮玩零售商转型为潮玩IP全产业链运营商。

王宁,想做那个造风口的人。

“我们白手起家开辟了一个新的行业,这就是我们的价值。四五年前,我说我要把玩具卖给大人,所有人的眼神都好像在说你疯了,大人怎么可能会买玩具?

就像“光头不需要买洗发水”一样天经地义,所有人都不认为这是一个产业,或者说不认为它能做多大。

现在所有人都说,你们真是挖到了金矿,但实际上开拓一个陌生行业时,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努力,我们刚开始做时,眼前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未来。”

王宁后来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说到。

据王宁透露,在泡泡玛特内部,有一支上百人的内部创意设计及工业开发团队,他们会帮助合作的设计师们将他们的IP 进行商业化改造,从玩具的建模到上色和外包装都参与其中,从而加速推出更多设计。

泡泡玛特目前销售额最高的自有IP是 Dimoo——一个拥有着云朵般头发的小男孩。而他的设计师Ayan,在2019年就开始了与泡泡玛特的合作。

渠道是零售的毛细血管,王宁在这方面也下了很大功夫。

今天很多人第一次接触泡泡玛特都是通过商场里的自助售卖机,而这个建议最初来源于2017年时一个员工的建议。

不过针对这个建议,当时团队内部出现了分歧:有人认为消费者只习惯自助买饮料,用自助售卖机卖玩具没什么道理。

但最终王宁还是拍板坚持要做。他的理由是泡泡玛特的产品比饮料体积更小、价格更高,因此一台机器的收入会比自动售卖水高得多。

另外,自助售卖机更公平,可以防止一些高手通过重量和摇盒的声音抽走热门款。

事实证明,王宁的这个决策非常正确。在吸引到新用户的同时,自助售卖机也成为了泡泡玛特的雷达:根据自动售卖机的销售情况来判断所在地是否适合新开门店。

“这样开店的成功率会更高一点。”王宁告诉记者。

除了线下的门店和自动售卖机,泡泡玛特还通过天猫店、小程序、企业微信群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流量,通过完善的会员体系,不断加深对用户的了解和服务。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凭借这些变革,泡泡玛特帮助自己,也帮助整个潮流玩具市场实现了「破圈」。

2017年,泡泡玛特的销售额是1.58亿元,到了2019年,就突飞猛进到16.83亿元。更加令人惊叹的是,它的毛利率达到了65%。

与此同时,泡泡玛特还多次入选天猫整个玩具类目销量的第一名,也是双十一历史上第一个进入「亿元俱乐部」的玩具类目品牌。

业绩高光之下,泡泡玛特也引来了许多非议。

不少声音指责它迎合的是一种赌博的心态,在利用“盲盒”营销来收割智商税,从而制造了二手市场上的价格泡沫。

对此,王宁的回复称:“我们的用户是有是非判断力的成年人,他们真的只会因为盒子包起来就会买吗?在我看来,成年人的收集、陪伴、以及对“小确幸”的需求,才是他们青睐泡泡玛特的原因。”

资本变脸

过去你对我爱理不理

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有人曾经调侃过投资人的“见风使舵”。

在泡泡玛特还没发迹时,投资人对王宁的评价是:学历平平,没正经上过班,说起话来表情平静没感染力,团队里也没精英。

后来爆火后,投资人一提到王宁就狂赞:他性格沉稳,话不多,喜怒不行于色,拥有消费创业者的许多优良品质。

前后态度反差之大,让人不禁一阵唏嘘。

确实,在泡泡玛特初期,即使有天使投资人麦刚的背书和引荐,王宁的融资还是一路坎坷。

2012年到2016年期间,电商、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O2O等风口热战正酣,这些项目往往一融资便是好几个亿。

但在主流投资机构看来,王宁的泡泡玛特只不过是一个“卖布娃娃、小桌球的格子铺”,不亏也不赚,一点都不性感。

所以最初投资王宁的几家机构有的是主营游乐场、红酒、商城的地方性资本,有的是籍籍无名或刚成立的基金,有的甚至连“机构”都算不上。

王宁清楚记得,启斌资本在2013年投了600万的Pre-A轮,后来金鹰商贸投了1000万的A轮。

而这两家资本投资泡泡玛特,其实也不是看懂了它的商业模式。据启赋资本屠铮透露,他当时甚至不知道王宁要做潮玩,只是认准了一点:线下消费一定有机会。

金鹰商贸也没有预想到泡泡玛特后来的发展速度,当时他们只是想在商场里搞点差异化,搞些亮点,才做了这笔产业投资。

尽管有了这两笔资金的进账,王宁在那几年还是不断在寻求融资,他几乎见遍了所有的投资人和FA。

一位泡泡玛特的早期投资人告诉《36氪》:“除了财务机构,王宁甚至见过包括光线传媒、奥飞这样的产业资本。那时的王宁总是带着长长的PPT去,说自己要当中国的万代和美泰(日本和美国的玩具巨头),但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其中有一家基金还给王宁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当时他们尽调了好久都没投,最后一次见王宁时,在听完王宁描述泡泡玛特今后的前景后,对方说了一句令王宁时至今天仍耿耿于怀的话:“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会轮到你们呢?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屡次融资不顺,使得泡泡玛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命悬一线。

按照启斌资本屠铮的说法,在第一笔投资后,他又追投了三次,金鹰则在后来又投了2000万,因为那时公司快没钱发工资,账上就不到100万了。

钱荒在2016年年中达到了顶点。那时王宁决定带领泡泡玛特冲击新三板,最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凑齐了3000万。

泡泡玛特融资的拐点发生在2017年。这一年它凭借Molly和盲盒实现了销售数据的陡增,这一年它举办的“国际潮流玩具展”异常火爆。

而参加过玩具展的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感受更为深刻。

2016年,何愚还在字节跳动负责消费投资时就见过王宁,但最初他对泡泡玛特是有迟疑的。

但在研究迪士尼和日本万代之后,何愚发现两者的崛起都是抓住了渠道,然后上游的IP和内容自然向他们聚集,这样平台会实现规模和忠诚度的积聚,最终建成一个娱乐帝国。

所以潮玩展后,刚刚募集完基金的何愚就投了泡泡玛特,此后又接连投了3轮。

2017年年底,泡泡玛特和投资人的局势发生逆转,王宁决定关闭继续对外融资的窗口。即使以后还有需求,也是照顾以前的投资方,或者鼓励内部转让。

后来接受《字母榜》采访时,王宁表示:

“因为公司开始盈利了。我们在2018年就有超过一个亿的净利润,2019年大概四五个亿,随着财务越来越健康,我们在开店扩张方面又比较克制,不需要太多钱,所以一直没有再去市场上融资。

另外,以前我们被大多数基金都放过鸽子,现在我们好起来了,就立志不要这些基金的钱!

王宁也算真性情,用今天比较时髦的话来讲,那就是“过去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所以即使后来红杉资本的苏凯想要投资泡泡玛特时,也不得不把沈南鹏拉出来陪王宁吃了一顿饭,最后拖了几个月才顺利完成交割。

“50%是商业目的,50%是感情。”苏凯在谈及这笔投资时,评价王宁到底是一个“讲感情的人”。

到了2020年,知道泡泡玛特快要在香港上市后,几乎所有大型中后期基金、阿里乃至李泽楷的家族办公室都争取过投资泡泡玛特的机会,但最终无一成功。

其中最遗憾的是腾讯,据说一位“极有分量”、能代表腾讯重视程度的高层,亲自出马见王宁。

但当腾讯对这家潮玩公司做完了尽职调查、谈拢了估值,并已经推进到达成投资的最后一步——签订SPA环节(股权购买协议)时,谈判却崩了。

因为腾讯要泡泡玛特的一票否决权,但王宁死活都不同意。

对于公司,和刘强东一样,王宁要有绝对的控制权。甚至后来,王宁还陆续回收投资人手里的老股。因此在泡泡玛特上市前,王宁拥有的公司股权比例达到了56.33%。

这在当时的创投圈极其罕见。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在香港成功上市,当日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港元。

相比2019年从新三板退市时20亿的市值,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泡泡玛特的市场价值翻了近50倍,再加上打新期间超过356倍的认购比例,泡泡玛特成为了2020年“最夸张的IPO故事”。

泡泡玛特王宁的创业故事:白手起家,35岁身价200亿

仍在路上

尊重时间,尊重经营

截止目前,泡泡玛特的市值为516亿港元,相比上市当天的1000亿港元已经缩水近一半。

这其中既有营收和利润增速放缓的缘故,也有部分股价泡沫随新消费热潮的褪去而被挤掉。

但相比股价已经跌去95%的完美日记来说,泡泡玛特的基本面算是比较坚挺。

过去几年,泡泡玛特依靠盲盒的销售模式迅速成为了一家现象级的上市公司。在外界眼里,泡泡玛特更像是一家“投机取巧”的盲盒公司。

不过王宁却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强调,泡泡玛特做的是一家潮玩品牌,甚至未来不止于此。

王宁曾经开玩笑说:“当初创业本来想做A,做着做着做成了B,突然有一天莫名其妙在C成功了,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D变得伟大。”

所以对于泡泡玛特的未来,王宁有着更大的设想:“也许再给我们五年时间,大家回过头看泡泡玛特,会觉得我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

我们不一定像迪士尼一样拍那么多电影,但是我们也许会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超级IP,我们会用各自不一样的方式去孵化IP,去挖掘,并把IP进行商业化。”

我们不知道中国版的迪士尼是否能够真正诞生,但泡泡玛特确实是一家有节奏的公司,或者说王宁对待创业的发展有着自己独特的认识。

在王宁看来,生意分成围棋和象棋两种:

「象棋生意」就像互联网一样,是个你死我活的生意。你会发现,在很多互联网领域里,只有成为前两名,你才能生存下来。

「围棋生意」则更像线下生意。你赢了,无非就是你的子比我的子多一些而已。比如你开麦当劳,一年赚100亿,我是楼下饺子馆,一年赚100万,我也很开心,我也能活下去,那我就努力明年多下一个棋子。

所以在泡泡玛特创业初期,无论再怎么艰难,王宁的心态都是很平和,也极具耐心。

即使现在资金雄厚,王宁本来可以轻松再开几百家店,但他并没有做出这样的决定。

王宁告诉《腾讯新闻》:“这就是我们的坚守。有时候多就是少,少就是多,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我们确实有很多细节没有做好,快速扩张的过程当中,虽然放大了优点,提升了速度,但是它也会放大缺点。

所以当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我们要尊重时间,尊重经营。”

高瓴资本张磊曾经说过:“我们不和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一起合作,我们一直致力于寻找具有伟大格局观的长期主义者。”

显然,对创业充满敬畏之心的王宁和张磊应该有所共鸣。

最后,还是祝福像王宁一样的中国创业者,能够用匠心雕琢出一个伟大的品牌!

(全文完)

【邱处机简介】

福建龙岩人,本科毕业于国内一所商学院,后在多家互联网公司就职,现从事创业投资相关工作。公众号专注于撰写商业牛人的成长经历和认知升级,让我们一起向他们学习,不断成长,不断进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05938578@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 9月 11日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2年 9月 11日 下午1: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